当前位置:12315消费投诉 > 法院判决 >

长沙和美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与刘婷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9-10-29 20:29:38 来源:未知
    原告长沙和美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韭菜园街道八一路**桐荫里公寓**.
 
    法定代表人李耀,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周利发,湖南泓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汤媛,湖南泓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婷女,1989年12月3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湘乡市。
 
    委托代理人陈亮亮,湖南芙蓉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长沙和美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美医院)与被告刘婷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7月1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9年9月3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和美医院法定代表人李耀及其委托代理人周利发和汤媛、被告刘婷的委托代理人陈亮亮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和美医院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确认和美医院只需向刘婷支付工资共计15万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刘婷负担。事实和理由:和美医院和刘婷于2018年6月3日签订一份《岗位聘用协议》,但刘婷的实际入职时间为2018年7月1日。2019年1月3日,因和美医院法定代表人李耀发现刘婷私自侵占和美医院巨额资金,李耀当面解聘了刘婷。事实上,刘婷自2019年1月起就未在和美医院上班。扣除和美医院已支付刘婷的一个月工资,和美医院只需要另外支付刘婷5个月的工资15万元。
 
    原告和美医院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有:1、《长沙市芙蓉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芙劳人仲案字[2019]第231号裁决书》;2、长沙市芙蓉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送达回证;3、《岗位聘用协议》;4、刘婷的《仲裁申请书》;5、与入职相关的微信聊天记录;6、刘刚的证人证言;7、刘婷的社保信息;8、《项目投资合作协议》;9、和美医院部门主管工作群微信截图;10、刘婷的报帐凭证及和美医院付款给刘婷、贺莎丽的凭证(含《刘婷报账及和美医院转帐付款给贺莎丽、刘婷情况统计表》;11、刘婷付给鲁丹、邹素兰的转账记录、鲁丹、邹素兰的身份证复印件(附《刘婷转帐给鲁丹、邹素兰情况统计表》);12、和美医院法定代表人李耀与鲁丹的微信聊天记录。
 
    被告刘婷辩称,刘婷不存在和美医院所述任何侵吞资产行为,此为和美医院不付经济补偿金编造的理由,刘婷保留追究和美医院污蔑法律责任的权利。刘婷更不存在和美医院所称因此被解除劳动合同的事实,从起诉状中“即使双方劳动合同未在2019年1月份解除”的内容可见,也不存在和美医院所谓解除劳动合同的事实。芙劳人仲案字[2019]第231号裁决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七条的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建立劳动关系。本案用工时间及签约时间均为2018年6月3日,和美医院应当自此支付劳动报酬。刘婷提交的证据足以证明刘婷于2019年1月-4月初在和美医院工作。
 
    被告刘婷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有:1、《岗位聘用协议》;2、2018年6月份刘婷与李耀聊天记录截图;3、2019年1、2、3月份及4月初刘婷工作聊天截图;4、医美行业学会微信群通知截图及刘婷与李耀的聊天截图(2018年8月21日)。
 
    对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提交的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根据民事诉讼证据规定,并结合庭审质证情况及当事人的陈述,本院查明事实如下:
 
    2018年6月3日,和美医院与刘婷签订《岗位聘用协议》。协议约定,和美医院聘用刘婷为和美医院运营院长,待遇为月酬劳4万元,卫生许可证颁发之日起四个月为刘婷岗位试用期,如刘婷每个月实际业绩贡献额未达到15万元,则月酬劳减少5000元,如每月实际业绩贡献额未达到10万元,则月酬劳减少10000元,协议自双方签约之日起生效。《岗位聘用协议》签订后,刘婷即接受和美医院的工作安排,从事和美医院的统筹管理工作。和美医院于2018年8月20日向刘婷发放7月份工资30000元,此后和美医院拒绝继续向刘婷支付劳动报酬。故刘婷向长沙市芙蓉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长沙市芙蓉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经开庭审理于2019年6月12日作出芙劳人仲案字[2019]第231号《裁决书》,裁决确认双方劳动关系已解除,和美医院向刘婷一次性支付9个月工资270000元及经济补偿金21297元。
 
    本院认为,和美医院与刘婷于2018年6月3日签订的《岗位聘用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依法成立有效。《岗位聘用协议》签订后,和美医院与刘婷之间建立劳动关系,刘婷接受和美医院的工作安排。和美医院诉称刘婷的实际入职时间为2018年7月1日,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和美医院除向刘婷支付2018年7月份工资30000元外没有再向刘婷支付工资,刘婷多次向和美医院主张劳动报酬无果,遂向长沙市芙蓉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主张解除与和美医院之间的劳动关系。至此,刘婷在和美医院工作时间为2018年6月3日至2019年4月3日(共计10个月)。和美医院诉称因刘婷私自侵占巨额资金,法定代表人李耀于2019年1月3日当面解聘刘婷,且刘婷事实上于2019年1月4日起未在和美医院上班,和美医院只需支付刘婷2018年8月至2018年12月共计5个月的工资。和美医院提供的证据不能对此予以证明,且根据刘婷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来看,2019年1月至4月期间,刘婷仍多次沟通并处理和美医院相关工作。和美医院的诉称理由不成立,对其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九条、第三十条、第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驳回长沙和美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二、长沙和美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与刘婷的劳动关系于2019年4月3日起解除;
 
    三、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长沙和美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一次性向刘婷支付劳动报酬270000元、经济补偿金21297元,合计291297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通过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一篇:深圳爱视眼科医院、广州视然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下一篇:李强与西安光仁医院有限公司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相关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