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2315消费投诉 > 法院判决 >

凤台新长征医院、童广志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9-10-29 20:25:50 来源:未知
    上诉人(原审被告):凤台新长征医院,住所地安徽省凤台
 
    县凤凰湖新区州来北路与安置大道交叉口。
 
    法定代表人:童成,该医院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曙光,安徽永幸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童广志,男,1961年8月4日出生。
 
    汉族,住安徽省凤台县桂集镇童徐村西童队085.
 
    上诉人凤台新长征医院因与被上诉人童广志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凤台县人民法院(2018)皖0421民初332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8月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不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凤台新长征医院的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凤台新长征医院承担5%的责任,并改判童广志的残疾赔偿金按农村标准计算,误工费按农林牧渔标准计算,鉴定费按责任比例承担。事实与理由:一审法院认定童广志残疾赔偿金和误工费的计算标准是错误的。童广志居住在农村,残疾赔偿金应按农村标准计算。童广志一审申请的证人证明其日工资240元,一审按该标准计算误工费是错误的。其工作“立模壳”不是长期工作,工资按日结算,应按农林牧渔标准计算误工费。凤台新长征医院仅是未尽到谨慎告知义务,一审认定其承担15%的责任有失公允。
 
    童广志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童广志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凤台新长征医院赔偿医疗费、护理费等各项费用387369.39元及二次治疗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09年4月18日,童广志因摔伤到凤台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被诊断为:1.L3压缩性骨折伴椎管狭窄;2.L2横突骨折;3.左肩胛骨粉碎性骨折。2009年4月25日医院行“L3压缩性骨折开放整复+内固定术”,于2009年5月9日出院。2017年4月20日,童广志因L3腰椎骨折内固定术后8年余,腰部疼痛、活动受限、自行翻身时疼痛加剧到凤台新长征医院处就诊,经检查为第三腰椎骨折内固定术后改变。2017年4月24日童广志到凤台新长征医院处住院治疗,门诊诊断和出院诊断均为“L3腰椎骨折内固定术后骨性愈合”.2017年4月25日下午15时在静脉全麻下行“腰椎骨折内固定物取出术”,于2017年5月4日出院,支付医疗费10924.70元。2018年2月22日,童广志因腰背部及双下肢麻木10月余,再次到凤台新长征医院处住院治疗,住院病案上记载门诊诊断为“L3腰椎骨折内固定物取出术后”,出院诊断为“L3腰椎骨折内固定物取出术后,其他诊断为腰椎间盘突出症、T12楔变、T11-12对应椎管囊肿”.经治疗双下肢仍有麻木感,于2018年4月10日出院。在凤台新长征医院处住院期间,童广志于2018年3月26日到淮南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肌电图检查,支付检查费520元。出院后,童广志先后到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南京鼓楼医院检查治疗,共计支付医疗费1993.49元。2010年10月29日,童广志因摔伤到淮南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被诊断为:颈椎骨折、胸12椎体压缩性骨折、左桡骨远端粉碎性骨折、右侧肋骨骨折伴血气胸、头面部皮肤裂伤。医院给予颈椎制动治疗,于2010年11月16日出院。
 
    本案起诉至法院后,依据童广志的申请,凤台县人民法院委托南京金陵司法鉴定所对凤台新长征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因果关系、原因力大小、伤残等级、误工期、营养期、护理期进行鉴定,鉴定意见为:1.凤台新长征医院对童广志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其过错与损害结果之间存在间接因果关系,原因力大小为轻微因素,建议以5%~15%之间为宜;2.童广志单肢瘫(右下肢肌力4级)构成八级伤残;3.误工期以365日为宜,护理期以150日为宜,营养期以120日为宜。童广志支付鉴定费12275元。
 
    本案在鉴定期间,童广志对凤台新长征医院提交的2017年4月24日至2017年5月4日住院病案提出异议,认为凤台新长征医院存在伪造、篡改病历的行为。经凤台县人民法院核实,童广志持有的住院病案上记载主要诊断为L3腰椎骨折内固定术后骨性愈合,其他诊断为空白;而凤台新长征医院提交的住院病案上记载除主要诊断为L3腰椎骨折内固定术后骨性愈合外,其他诊断为T12椎体陈旧性压缩性骨折。凤台新长征医院解释系遗漏次要诊断,为完善病历予以补充,本次住院没做任何处理。鉴定人员在检验阅片时,认可胸12椎体楔形改变。
 
    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第五十五条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医务人员未尽到前款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凤台新长征医院作为医疗单位,其从业的医务人员应该知晓患者生命及其健康的至上意义,应尽其所能拯救生命维护健康,对每一位患者、每一次诊疗行为都应当严格按照医疗规程进行。但凤台新长征医院在对童广志的治疗过程中,存在着术前辅助检查不完善,对疾病的重视度不够,评估欠准确;对所行手术及手术风险履行告知义务不到位,未尽到谨慎义务。凤台新长征医院的诊疗行为违反了医疗常规,存在过错,应依法承担过错责任,对给童广志造成的各项损失,依法应予以赔偿。依据鉴定意见,凤台新长征医院的诊疗过错行为与童广志双下肢功能障碍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在间接因果关系,原因力大小为轻微因素,建议以5%~15%之间为宜,酌定按15%承担赔偿责任。
 
    关于童广志主张的各项费用,分析认定如下:1.关于医疗费13437.39元,有相关医疗机构出具的票据予以证实,予以认定;2.关于护理费19500元和残疾赔偿金206358元,依据鉴定意见以及相关计算标准,该主张符合相关法律规定,予以认定;3.关于住院伙食补助费7500元和营养费7500元,童广志按每日50元计算,超出淮南市目前的计算标准,应按每日30元计算。两次住院的天数共计57天,依据鉴定意见,营养期为120日,即住院伙食补助费为1710元、营养费为3600元,予以认定;4.关于交通费3199元,根据童广志提供的交通费票据结合其到外地医疗机构检查治疗和鉴定事宜的时间,所主张的3199元属实际支出,在合理的范围内,予以认定;5.关于误工费87600元,庭审时童广志申请的证人证实建筑行业中“立模壳”工种每日工资240元至260元之间,结合本地区目前的实际情况,童广志以每日240元主张误工费尚属合理,予以认定;6.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3万元,由于凤台新长征医院的诊疗过错行为与童广志双下肢功能障碍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在间接因果关系,原因力大小为轻微因素,因此,童广志主张3万元偏高,综合考虑童广志的伤残等级、凤台新长征医院的过错程度以及本地的经济收入生活水平,酌定精神损害抚慰金为1.5万元。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予以认定的各项费用合计为350404.39元,除精神损害抚慰金1.5万元外,其余各项费用共计335404.39元,凤台新长征医院应按15%的责任比例承担赔偿责任,即赔偿50310元。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1.凤台新长征医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童广志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等各项费用共计50310元;2.凤台新长征医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童广志精神损害抚慰金1.5万元;3.驳回童广志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7101元,由童广志负担5361元,凤台新长征医院负担1740元;鉴定费12275元,由凤台新长征医院负担。
 
    二审中,童广志向本院提交新证据:淮南市残疾定残表和残疾证,证明其是在手术后才导致残疾的。凤台新长征医院对该组证据未发表质证意见。本院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
 
    二审查明事实同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一致。
 
    根据双方上诉与答辩的理由,本院归纳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1.一审法院对于赔偿责任比例的认定是否妥当;2.一审法院对童广志残疾赔偿金、误工费的认定是否妥当。
 
    针对争议焦点一,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本案中,经童广志申请,一审法院委托鉴定机构作出鉴定意见认定,凤台新长征医院与童广志涉案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原因力大小为轻微因素,建议以5%~15%之间为宜。一审法院依据案件查明事实及童广志的伤情酌定凤台新长征医院按15%承担赔偿责任,并不违反法律规定。凤台新长征医院上诉主张应5%的赔偿责任,依据不足,对其该项上诉主张,不予支持。
 
    针对争议焦点二,本院认为,残疾赔偿金系对受害人未来收入损失减少的赔偿。本案中,童广志在一审中申请多位证人出庭作证证明其工作情况,证人与其均不属于同村,证人与其之间并无亲戚等利害关系,一审法院采纳证人证言,认定童广志长期从事的工作为木工大工,并无不当。一审法院综合考虑童广志的工作特点及其误工损失情况按城镇标准计算其残疾赔偿金,并无不当。凤台新长征医院上诉主张残疾赔偿金按农村标准计算,依据不足,对其该项上诉主张,不予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规定,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本案中,童广志一审申请的证人可以证明其从事的为木工,但对其主张日工资为240元的请求,在无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形下,仅有证人证言并无法予以证明。故一审法院按日工资240元的标准计算其误工费不当,予以纠正。考虑其工作内容及当地经济水平,其误工费可按建筑行业标准进行认定,即60785元。凤台新长征医院上诉主张童广志的误工费应按农林牧渔标准计算,依据不足,不予支持。经鉴定,凤台新长征医院对童广志的损害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责任。一审法院认定该鉴定产生的费用由凤台新长征医院承担,并无不当。凤台新长征医院上诉主张应按责任比例分担鉴定费,依据不足,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凤台新长征医院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对于童广志误工费的认定不当,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安徽省凤台县人民法院(2018)皖0421民初3322号民事判决第二、三项“凤台新长征医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童广志精神损害抚慰金1.5万元”“驳回童广志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变更安徽省凤台县人民法院(2018)皖0421民初3322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凤台新长征医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童广志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等各项费用共计50310元”为“凤台新长征医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童广志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等各项费用共计46288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鉴定费负担方式按一审判决执行;二审案件受理费1740元,由凤台新长征医院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上一篇:长沙汇仁皮肤病医院有限公司、刘伟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下一篇:海南伊佳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与邢文静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相关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