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2315消费投诉 > 法院判决 >

长沙汇仁皮肤病医院有限公司、刘伟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9-10-29 20:25:01 来源:未知
    上诉人(原审被告):长沙汇仁皮肤病医院有限公司。住所地在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洞井铺和平村**.
 
    法定代表人:龙炜程。
 
    委托诉讼代理人:黎冕芝,湖南如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刘伟,男,1972年1月21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内江市市中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爽,长沙市雨花区湘江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上诉人长沙汇仁皮肤病医院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刘伟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2019)湘0111民初648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长沙汇仁皮肤病医院有限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主文第二项,并依法改判上诉人支付借款利息712.32元及150万元借款为基数,按年利率1.5%的标准从2018年12月19日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的利息;请求判令由被上诉人承担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上诉人认为,依据双方签订的《借款协议》第二条之规定,被上诉人于2017年4月21日支付的100万元及2017年5月25日支付的100万元没有约定利息。原审人民法院按年利率0.8%的标准,分别计算2017年4月21日至2018年6月18日、2017年5月25日至2018年6月18日的利息共计17797.2元,系对合同条款的错误理解。该部分计入的利息应当在上诉人欠付的利息总金额中扣除。综上,请求依法改判。
 
    刘伟辩称,上诉人在上诉状所称200万元的借款没有利息与事实不符,双方的借款协议中有关于200万元借款的利息约定,且从协议第二条可以看出双方对于200万元的利息是有约定的。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刘伟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判令被告归还原告借款本金3500000元及利息562000元,共计4062000元(利息计算至被告实际还清借款之日止,具体计算明细见附件);2、依法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保全费、保全担保费等相关费用。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7年,被告医院需资金装修,其股东吴正和联系原告借款。原告委托妻子罗英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于2017年2月27日、2017年4月27日,2017年5月25日分别转账给被告1500000元、1000000元、1000000元。被告分别向原告出具了收据,收据载明“往来借款(因医院装修急需资金)”.此后,原告和被告的股东潘英、吴正和签订《三方合作解决方案》一份,载明,1、将吴建波(系吴正和之子)代持的被告医院51%的股权变更至吴正和名下;2、将湖南金枫医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所持有的被告医院49%的股权变更至潘英名下;3、待前述股权转让手续完成后,潘英将其名下所持有的被告医院30%股权转到原告名下;4、待上述股权变更程序完成后,将被告医院的注册资本增加到25000000元,并将被告医院位于长沙市雨花区黄土岭三重星都心苑八东109号处所有资产评估定价,将该部分资产汇入被告现有资产进行核算。上述协议签订后并未实际履行。2018年6月19日,原、被告就2017年的借款签订《借款协议》一份,载明,被告已收到原告借款3500000元,经双方共同商量,对还款期限和计息方式达成一致协议:1、借款期限为2年(分别按收款时间开始计算);2、借款金额中2000000元从2018年6月19日开始不计提利息,之前已计提的利息暂不支付;3、借款金额中1500000元以年利率0.8%继续计提至2018年11月19日,若被告未在此时间未归还此笔借款,则该借款的计提利息从2018年12月19日以1.5%计提,并按月支付,汇入原告指定账户。倘若后期原告本人同意加入被告医院作为股东,则所有计提利息全部不予支付,已支付的利息,原告需全部返回。逾期还款,应向原告按上述约定利息按时支付。上述协议签订后,被告于2019年3月10日向原告支付了10000元利息,于2019年5月8日向原告支付了10000元利息。原告于2019年7月4日诉至一审法院,请求判如所诉。
 
    一审法院认为:债务应当清偿。原告与被告签订的《借款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按照协议约定行使权利和履行义务。被告作为借款人,在收到原告出借的资金后应按协议约定按期向原告偿还借款本息,现被告逾期未还款,构成违约,应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原告主张由被告返还借款本金3500000元有事实及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原告提出《借款协议》上载明的“年利率0.8%、年利率1.5%”系打印错误,应按月利率0.8%、1.5%计算利息的主张,被告不认可,且原告没有提交相应证据证实系打印错误,一审法院不予采信。根据《借款协议》中“借款金额中2000000元从2018年6月19日开始不计提利息,之前已计提的利息暂且不支付”的约定,2000000元的借款利息应按年利率0.8%的标准以1000000元为基数,分别从2017年4月21日、2017年5月25日计算至2018年6月18日,利息合计为17797.2元。根据《借款协议》中“借款金额中1500000元以年利率0.8%继续计提至2018年11月19日,若被告未在此时间未归还此笔借款,则该借款的计提利息从2018年12月19日以1.5%计提”的约定,1500000元借款的计息为以年利率0.8%的标准从2017年2月27日计算至2018年11月19日,利息为20712.32元;以年利率1.5%的标准从2018年12月19日计算至被告实际清偿之日止。综上,被告应支付原告借款2000000元的利息为17797.2元,应支付借款1500000元至2018年11月19日的利息为20712.32元,合计38509.52元,扣除被告已支付的20000元,被告应支付原告18509.52元。此外,被告还应支付原告1500000元借款按年利率1.5%的标准从2018年12月19日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的利息。原告对借款利息主张过高部分,一审法院不予支持。被告提出案涉款项系股权转让款并非借款的抗辩主张,一审法院不予采信。首先,原告向被告出借资金时双方并未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并且被告在向原告出具的收据上载明了借款事由为“因医院装修急需资金”,注明了资金属性;其次,原告与被告的股东虽然在此后签订了《三方合作解决方案》,但该协议并未实际履行,且协议中没有约定股权转让的对价款,与案涉款项没有关联性;最后,双方于2018年6月19日签订《借款协议》,被告对原告出借资金的属性予以了进一步明确,并且约定了借款利息。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九条第一款(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被告长沙汇仁皮肤病医院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返还原告刘伟借款本金3500000元;二、被告长沙汇仁皮肤病医院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支付原告刘伟借款利息18509.52元及以1500000元借款为基数,按年利率1.5%的标准从2018年12月19日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止的利息;三、驳回原告刘伟其他诉讼请求。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因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19648元,保全费5000元,合计24648元,由原告刘伟负担2900元,被告长沙汇仁皮肤病医院有限公司负担21748元。
 
    当事人在二审中未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是,对于2017年4月21日及2017年5月25日的两笔共计200万元的借款是否应计算利息的问题。第一,根据《借款协议》中“2、借款金额中2000000元从2018年6月19日开始不计提利息,之前已计提的利息暂且不支付给刘伟;3、借款金额中1500000元以年利率0.8%继续计提至2018年11月19日……”的约定可知,双方对该2000000元的借款已约定利息,故上诉人主张双方对此没有约定利息的理由不能成立。第二,对于利息的计算标准,首先,对该2000000元的借款按年利率0.8%的标准计算利息与《借款协议》的相关条款及双方的交易习惯相符;其次,按年利率0.8%的标准计算借款利息远低于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按此计算也不违反公平原则。因此,一审法院对被上诉人要求上诉人支付利息的诉讼请求予以部分支持的处理并无不当,上诉人的上诉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长沙汇仁皮肤病医院有限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受理费245元,由长沙汇仁皮肤病医院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上一篇:天津市宝坻区妇产医院与田茂伦租赁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下一篇:凤台新长征医院、童广志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相关投诉